碑林千年石经接受体检或将搬迁 如何保证没有损坏

当前位置: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网址 > 旅游资讯 >

图片 1

古都西安城墙之内的碑林博物馆存放和展示了历代碑帖、石刻和石雕艺术,它们沉默千年,却以无声的方式述历史、成人伦、助教化。而去年以来,西安碑林博物馆北扩需要搬迁“千年国宝”《开成石经》的消息,引起了较大关注。文物界不少专家认为搬迁或将损坏这一千年文物。6月15日,当地媒体发布消息表示,“为提高抗震指数、并创造一个更好的保护与展示环境,将迎来一次百米内的搬移,目前前期的‘体检’已经开始。”

摘要:林则徐所书“碑林”二字古都西安城墙之内的碑林博物馆存放和展示了历代碑帖、石刻和石雕艺术,它们沉默千年,却以无声的方式述历史、成人伦、助教化。而去年以来,西安碑林博物馆北扩需要搬迁“千年国宝”《开成石经...

西安,十三朝古都,历史文化遗产丰厚,文物古迹众多。提起西安的众多博物馆,人们最熟悉的,当数兵马俑博物馆和陕西历史博物馆。相比门庭若市、人山人海的兵马俑博物馆和陕西历史博物馆,位于西安城墙之内的碑林博物馆,则相对显得冷清,隔绝了城墙内外的喧嚣。

事实上,《开成石经》绝非简单的平移,而是搬迁。如何保证在搬迁过程中114块巨石没有磕碰?且每块石碑上的文字行行关联,移动之后,如何相互校准是一项也是一次极其细致工程。“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近日因此专程来到西安碑林博物馆,就此进行了走访。

林则徐所书“碑林”二字

图片 2

林则徐所书“碑林”二字

古都西安城墙之内的碑林博物馆存放和展示了历代碑帖、石刻和石雕艺术,它们沉默千年,却以无声的方式述历史、成人伦、助教化。而去年以来,西安碑林博物馆北扩需要搬迁“千年国宝”《开成石经》的消息,引起了较大关注。文物界不少专家认为搬迁或将损坏这一千年文物。6月15日,当地媒体发布消息表示,“为提高抗震指数、并创造一个更好的保护与展示环境,(《开成石经》)将迎来一次百米内的搬移,目前前期的‘体检’已经开始。” 事实上,《开成石经》绝非简单的平移,而是搬迁。如何保证在搬迁过程中114块巨石没有磕碰?且每块石碑上的文字行行关联,移动之后,如何相互校准是一项也是一次极其细致工程。“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近日因此专程来到西安碑林博物馆,就此进行了走访。

碑林博物馆位于陕西西安文昌门内三学街15号,原为陕西省博物馆。碑林博物馆始建于北宋元祐二年公元1087年,距今已有930多年的历史。它是收藏我国古代碑石时间最早、数量最多的一座艺术宝库,也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博物馆。在碑林博物馆走一遍,就等于重走了一次中国书法史。

相比日日门庭若市的陕西历史博物馆,位于西安城墙之内的碑林博物馆相对显得冷清,她像是一处世外之地,隔绝了城墙内外的喧嚣。但其中所陈列的《石台孝经》、《开成石经》、《玄秘塔碑》、《多宝塔碑》、《曹全碑》等历代碑石、墓志,以及“昭陵六骏”中的四石、汉唐佛教石雕等石刻造像艺术,几乎每一块碑石、墓志,每一尊造像都默默诉说着一段历史。

相比日日门庭若市的陕西历史博物馆,位于西安城墙之内的碑林博物馆相对显得冷清,她像是一处世外之地,隔绝了城墙内外的喧嚣。但其中所陈列的《石台孝经》(李隆基作序、注解并书)、《开成石经》、《玄秘塔碑》、《多宝塔碑》、《曹全碑》等历代碑石、墓志,以及“昭陵六骏”中的四石、汉唐佛教石雕等石刻造像艺术,几乎每一块碑石、墓志,每一尊造像都默默诉说着一段历史。 追溯碑林博物馆历史,就得溯源到唐,最初只是存放着所谓《石台孝经》和《开成石经》,而后迁移了两次(一说三次),在宋徽宗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始迁至今址,可谓现存最早的“博物馆”。今天的西安碑林博物馆,在具有 900多年历史的“西安碑林”基础上,利用西安孔庙古建筑群扩建而成。也因其中的《石台孝经》与《开成石经》,西安碑林博物馆也可被认为中国古代 “庙学合一”的历史见证。 2017年初,一则西安碑林将开始规划“北扩东进”的消息曾让不少人为之欣喜,但不久之后,西安碑林中唐代《开成石经》可能因此次扩建被移徙引发了部分专家的焦虑,其中曾经或正在西安碑林博物馆工作的四位研究员,也是此方面的专家路远、王其祎、陈根远、杨兵联署“反对移动《开成石经》意见书”,并在2018年1月递交西安碑林博物馆及陕西省文物局,获得的回复是——“感谢对碑林的关心。”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6月初曾联系了西安碑林博物馆党委书记王明升,在接受采访时他认为,如果到过西安碑林博物馆也许会感到,碑林像是一个各个朝代放文物的“库房”,碑林的扩建工程是为了更好保护、展示文物、传承传统文化,“不过,最终《开成石经》是否会搬还需听取各方意见。” 2018年6月15日,当地媒体发布消息表示,“为提高抗震指数、并创造一个更好的保护与展示环境,(《开成石经》)将迎来一次百米内的搬移,目前前期的‘体检’已经开始。” 此后,西安碑林博物馆副研究员杨兵撰文称,1937年梁思成为保护《开成石经》亲自设计了“钢筋混凝土加梁柱”的保护方案图纸。且这一方案并不是梁思成的一己决断,而是经过多位专家学者群策群力得出的结果。并认为梁思成设计的“钢筋混凝土加梁柱”的防震保护方案,是留给碑林文物工作者宝贵的经验和遗产。对此,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原馆长王川平认为:“(碑林北扩中唐代《开成石经》)不但不应该搬,且连梁思成所设计加固的保护体本身也应列入保护范围,成为不可移动文物的有机组成部分。”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记者日前因此专程走访了西安碑林博物馆,探究《开成石经》的历史,以及西安碑林博物馆的现状。

图片 3

追溯碑林博物馆历史,就得溯源到唐,最初只是存放着所谓《石台孝经》和《开成石经》,而后迁移了两次,在宋徽宗崇宁二年,始迁至今址,可谓现存最早的“博物馆”。今天的西安碑林博物馆,在具有 900多年历史的“西安碑林”基础上,利用西安孔庙古建筑群扩建而成。也因其中的《石台孝经》与《开成石经》,西安碑林博物馆也可被认为中国古代 “庙学合一”的历史见证。

李隆基作序、注解并书,太子李亨篆额的《石台孝经》碑

1944年,陕西省在具有900多年历史的保存唐代石经的“西安碑林”基础上,利用西安孔庙古建筑群,建成这座以收藏、陈列和研究历代碑刻、墓志及石刻为主题的专业博物馆。碑林博物馆现占地50亩,由孔庙、碑林、石刻艺术室、书法四部分组成,共12个展室,有馆藏文物11000余件,时间跨度达2000多年,其中国宝级文物19个号134件,一级文物535件。着名的“昭陵六骏”就有四骏藏于此。

2017年初,一则西安碑林将开始规划“北扩东进”的消息曾让不少人为之欣喜,但不久之后,西安碑林中唐代《开成石经》可能因此次扩建被移徙引发了部分专家的焦虑,其中曾经或正在西安碑林博物馆工作的四位研究员,也是此方面的专家路远、王其祎、陈根远、杨兵联署“反对移动《开成石经》意见书”,并在2018年1月递交西安碑林博物馆及陕西省文物局,获得的回复是——“感谢对碑林的关心。”

碑林是一座奢侈的“库房”,存放文化与文明 提到西安碑林博物馆,林则徐所书的“碑林”二字,以及其下存放的《石台孝经》碑几乎是西安碑林博物馆的标志,也奏响大唐天宝年间的最强音,这块由李隆基作序、注解并书,太子李亨(唐肃宗)篆额的《石台孝经》碑展示了李隆基的书法造诣和治国之道。1970年代《石台孝经》碑被打开,其中发现了千年前存放碑内的文物。 《石台孝经》碑后的第一展室,陈列的就是《开成石经》这座始刻于唐文宗太和七年(833),完成于开成二年的十二经刻石,可谓儒家经典的集大成者。原碑立于唐长安城务本坊的国子监内,宋时移至府学北墉(今西安碑林),同《石台孝经碑》一样,是西安碑林最早的原住民。 第一展室中的唐刻的《开成石经》由114块巨大青石组成,每块石碑约有3米多、宽0.8米,它们互相连接,两端有石柱夹护。当时碑上共镌刻了650252个字。内容为《周易》、《尚书》、《诗经》、《周礼》、《仪礼》、《礼记》、《春秋左氏传》、《春秋公羊传》、《谷梁传》、《论语》、《孝经》、《尔雅》12部儒家最重要的典籍,每一经篇标题为隶书,经文为正书,刻字端正清晰,按经篇次序衔接,卷首篇题俱在其中,一石衔接一石,是当时儒家经典抄录校对的标准。 唐代《开成石经》的排列状况,今不可考。宋移置于今址,皆坐北朝南,中留缺口断开为东西两厢,各排列57石。明代关中大地震(1556)后,几乎没有任何防震保护措施的《开成石经》损毁严重,114石中,折断者40石,至万历十六年(1588),对《开成石经》进行过扶正和简单的修缮,并将损泐的文字补刻于96块113面小石之上,置于石经之侧,凡53000字。据记载,明、清、民国对《开成石经》有三次整修,而说起民国的整修,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梁思成。

图片 4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6月初曾联系了西安碑林博物馆党委书记王明升,在接受采访时他认为,如果到过西安碑林博物馆也许会感到,碑林像是一个各个朝代放文物的“库房”,碑林的扩建工程是为了更好保护、展示文物、传承传统文化,“不过,最终《开成石经》是否会搬还需听取各方意见。”

《开成石经》断裂后修补的痕迹

走进西安老城的南门,在明城墙下有一座古院落,有着朱漆大门和青石板小径,以及飞檐翘壁的中式建筑和幽静院落,古木参天,绿树掩映,鸟鸣墨香,这就是着名的碑林博物馆,也是西安最古典的地方。

2018年6月15日,当地媒体发布消息表示,“为提高抗震指数、并创造一个更好的保护与展示环境,将迎来一次百米内的搬移,目前前期的‘体检’已经开始。”

在西安碑林博物馆副研究员杨兵在《民国二十六年六月十七日监修委员会致中央文物保管委员会工作报告》(西安碑林博物馆藏碑林旧档)之中,见到了关于梁思成整修方案的记载。 1936年冬天,当时任职于北平营造学社的梁思成来到陕西,对整修西安碑林工程进行具体指导,在建筑设计和碑石排列等方面提出了宝贵意见。根据梁思成的意见,存放《开成石经》的第二陈列室(现碑林一室)由原来的正面九间改为正面歇山式十一开间,增强了展室建筑的稳定性。 最重要的是,当时学者们意识到对《开成石经》威胁最大的莫过于地震。于是在监修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委员张继便提议给《开成石经》加制钢筋水泥梁柱以求防震,此提议得到了各方面的赞同,梁思成为保护《开成石经》设计了“钢筋混凝土加梁柱”的保护方案图纸。 具体做法是将石经碑首全部拆除,用钢板夹于碑石上端,然后在其上加钢筋水泥横梁,六或三块碑石之间加一钢筋水泥立柱。使114块《开成石经》连成一体,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波动中分散造成的损伤。今天陈列在第一展室的《开成石经碑》几乎就是民国时期的模样。

图片 5

此后,西安碑林博物馆副研究员杨兵撰文称,1937年梁思成为保护《开成石经》亲自设计了“钢筋混凝土加梁柱”的保护方案图纸。且这一方案并不是梁思成的一己决断,而是经过多位专家学者群策群力得出的结果。并认为梁思成设计的“钢筋混凝土加梁柱”的防震保护方案,是留给碑林文物工作者宝贵的经验和遗产。对此,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原馆长王川平认为:“不但不应该搬,且连梁思成所设计加固的保护体本身也应列入保护范围,成为不可移动文物的有机组成部分。”

西安碑林博物馆第一展室陈列的《开成石经》

碑林博物馆陈列有从汉到清的各代碑石、墓志共一千多块,碑林之价值冠世,碑的海洋,书的世界。在内容上包举历史、宗教、文化、地区等方面;在书法艺术上更是真、草、隶、篆众体兼备,汉、魏、唐、宋,名家辈出。毫不夸张地说,中国书法史如果掩去碑林这些名碑,将只剩下一堆残编断简。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记者日前因此专程走访了西安碑林博物馆,探究《开成石经》的历史,以及西安碑林博物馆的现状。

在碑林博物馆研究员陈根远看来,《开成石经》完整保存了迄今所见一些儒经的最早版本,完善了儒家经典核心的内容框架,是经过几代人研究校勘核定的标准经典。其大规模的槌拓、本乎书籍开本的行款设计,在技术推广与图书设计理念上,都是雕版印刷流行前的最后一次、规模盛大、影响深远的总预演。堪称中华文化的原典。

图片 6

李隆基作序、注解并书,太子李亨篆额的《石台孝经》碑

《开成石经》碑文

在碑林博物馆,许多碑石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包括国宝级书法名碑汉《曹全碑》、前秦《广武将军碑》、唐《集王圣教序》、驰名中外的唐《大秦景教流传中国碑》、唐玄宗李隆基亲自以隶书书写的《石台孝经》、以及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怀素、张旭等书法大师的杰作,并藏有60余万字的《开成石经》等石刻文献,是中华书法艺术和石刻文献的殿堂。

碑林是一座奢侈的“库房”,存放文化与文明

也许今天的普通公众,对《开成石经》上的儒家经典并非全全知晓,但从偶尔在碑石上看到只言片语中,不得不叹服,我们如今所经历的一切几乎都被刻在了石碑之上。比如“雾霾”一词在《开成石经》中可以找到,“雾”是自然形成,“霾”是人为用雨土创造出来以干扰敌军;开成石经《尔雅》里写到了狗属,其中里面提到了狗四尺为獒,是“藏獒”一词的最早来历。此外,尝百草的神农先发现了韭菜、再发现了葱可以为人食用,继而发现了茶(荼)可以解毒;“山珍海味”中“山八珍”为首的是猩唇;狒狒会模仿婴儿的哭声,以此诱捕人类等等博物学知识。利玛窦所用的“上帝”,日本迄今使用的年号,孙中山“天下为公”的“共和”思想,孔子提到的“中国”都在《开成石经》上出现过……若是一块块石碑阅读,也是读完《开成石经》至少花几个月的工夫。

图片 7

提到西安碑林博物馆,林则徐所书的“碑林”二字,以及其下存放的《石台孝经》碑几乎是西安碑林博物馆的标志,也奏响大唐天宝年间的最强音,这块由李隆基作序、注解并书,太子李亨篆额的《石台孝经》碑展示了李隆基的书法造诣和治国之道。1970年代《石台孝经》碑被打开,其中发现了千年前存放碑内的文物。

《开成石经》细部

《开成石经》,是唐文宗太和四年接受国子监郑覃的建议,由艾居晦、陈珍等用楷书分写,花费了大约七年时间到开成二年刻成一部石经。其中包括《周易》6卷,《尚书》13卷,《诗经》20卷,《周礼》11卷,《礼仪》17卷,《礼记》20卷,《春秋左氏传》30卷,《春秋公羊传》12卷,《尔雅》3卷,以及《公羊春秋》、《孝经》、《论语》等十二种经书和五经文字及九经字样,计114石。

《石台孝经》碑后的第一展室,陈列的就是《开成石经》这座始刻于唐文宗太和七年,完成于开成二年的十二经刻石,可谓儒家经典的集大成者。原碑立于唐长安城务本坊的国子监内,宋时移至府学北墉,同《石台孝经碑》一样,是西安碑林最早的原住民。

往下走去往第二展室,又是一个震撼。在鳞次栉比排列的石碑中,至今作为中国书法启蒙碑帖的颜真卿《多宝塔碑》、柳公权《玄秘塔碑》赫然在列,僧怀仁集王羲之书的《大唐三藏圣教序碑》也在其列。 此外,由褚遂良、欧阳询等在唐代历史和书法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所书石碑遍布周遭。 再往下的第三、四展室,陈列东汉《曹全碑》、《智永千字文碑》、《怀素千字文》、张旭《肚痛帖》,以及苏轼等的诗文书迹,都是驰名中外的书法瑰宝。 但因为普遍存在的展室面积有限,碑石众多,几乎一俯身研究,就会触碰到其他碑石,且非普通观众也少有精力走近后排碑石细看,这导致了部分名碑与公众擦肩而过。比如“澎湃新闻”记者知道其中陈列有宋徽宗赵佶瘦金书《大观圣作之碑》,但若在没有人指点的情况下,几乎难以寻得。

图片 8

第一展室中的唐刻的《开成石经》由114块巨大青石组成,每块石碑约有3米多、宽0.8米,它们互相连接,两端有石柱夹护。当时碑上共镌刻了650252个字。内容为《周易》、《尚书》、《诗经》、《周礼》、《仪礼》、《礼记》、《春秋左氏传》、《春秋公羊传》、《谷梁传》、《论语》、《孝经》、《尔雅》12部儒家最重要的典籍,每一经篇标题为隶书,经文为正书,刻字端正清晰,按经篇次序衔接,卷首篇题俱在其中,一石衔接一石,是当时儒家经典抄录校对的标准。

工作人员正在拓印墙上的墓志铭

在碑林博物馆,你还可以看到东汉《曹全碑》,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司马芳残碑》、北魏《晖福寺碑》、隋《孟显达碑》、唐欧阳询《黄甫诞碑》、褚遂良《同州圣教序碑》、欧阳通《道因法师碑》、张旭《断千字文》、怀素《千字文》、柳公权《玄秘塔碑》以及僧怀仁集王羲之书的《大唐三藏圣教序碑》、颜真卿《多宝塔碑》,唐以后的书法名家黄庭坚、米芾、赵佶、赵孟頫等,也在碑林留下了他们珍贵的诗文墨迹。

唐代《开成石经》的排列状况,今不可考。宋移置于今址,皆坐北朝南,中留缺口断开为东西两厢,各排列57石。明代关中大地震后,几乎没有任何防震保护措施的《开成石经》损毁严重,114石中,折断者40石,至万历十六年,对《开成石经》进行过扶正和简单的修缮,并将损泐的文字补刻于96块113面小石之上,置于石经之侧,凡53000字。据记载,明、清、民国对《开成石经》有三次整修,而说起民国的整修,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梁思成。

同样因为西安碑林博物馆馆藏的名碑太多,展室有限,汉唐名碑、宋元书法可以进屋,包括康熙在内的很多清代碑刻只能被镶嵌在外墙上,同样被镶嵌在外墙上的还有一众魏晋墓志。而“昭陵六骏”等在政治史、文化史、美术史上充满故事的唐代石碑,也只在碑林石刻艺术室的一角展示。 其中种种,也不用让人想到西安碑林博物馆党委书记王明升,所描述的“碑林像是一个各个朝代放文物的‘库房’”,同时也切实感受到了西安碑林博物馆扩建工程意义非凡。但其中争议较大的是《开成石经》的搬移。

图片 9

《开成石经》断裂后修补的痕迹

“昭陵六骏”之一

在碑林博物馆,除了书法,在北魏、唐、宋等碑志上,还保存了大量具有艺术价值的精美图案花纹。如唐刻《大智禅师碑》的两侧的图案;《石台孝经》碑头上的浮雕卷云和狮子,碑座上线刻的精致蔓草、瑞兽等;唐刻《道因法师碑》座垢两侧人物;北魏《元晕墓志》四侧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形象。每一块碑石、墓志,每一尊造像,每一幅图案,都默默诉说着一段历史。

在西安碑林博物馆副研究员杨兵在《民国二十六年六月十七日监修委员会致中央文物保管委员会工作报告》之中,见到了关于梁思成整修方案的记载。

《开成石经》正在“体检”,“搬移为了防震” 西安碑林博物馆保管部主任张安兴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历史上三次迁移《开成石经》都是为了保护它、给它提供更好的存藏环境。一次因为战事将它从城外搬到城内,两次因为地势低洼、雨水浸害。“这次搬移,也是沿袭这一历史传统。”张安兴认为,《开成石经》是可以移动的文物,碑林北扩后将移到百米内的地方。为了在搬移过程中保护它,有许多前期工作: 据当地媒体在2018年6月13日的探访后描述,当时正在给《开成石经》进行三维扫描和内窥镜扫描。前者了解每个石刻状况,后者是“体检”第一步,也是陕西省文保研究院开展的“开成石经病害及机构稳定性研究项目”的一部分。当日,编号197的石刻摘掉了玻璃罩,陕西省文物保护研究院研究员马宏林将一个内窥镜伸入断裂接口,石刻与后面的保护体中间居然还有很宽的一层悬空层。

图片 10

1936年冬天,当时任职于北平营造学社的梁思成来到陕西,对整修西安碑林工程进行具体指导,在建筑设计和碑石排列等方面提出了宝贵意见。根据梁思成的意见,存放《开成石经》的第二陈列室由原来的正面九间改为正面歇山式十一开间,增强了展室建筑的稳定性。

仪器检测到石碑缝隙中的门票。 “西安发布”图仪器

上一篇:满世界第二家航天核心乐园在绵阳,最美的影视小镇也在绵阳 下一篇:没有了